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尘埃里一朵卑微的花(转)  

2008-09-13 11:38:13|  分类: 视屏音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尘埃里一朵卑微的花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不知道该怎样讲述这样一段心路历程。十年,多么漫长的时光,就那么沉浸在卑微而辛酸的情感里无法自拔。

 人生如梦,爱更如梦。

 今天,我喝醉了。从酒店出来,走在湖边,人晕晕的,而这个时候,满脑子全是吴江。

 手机被我紧紧攥在手里,好像握住最后一点希望。他的号码删了又加,加了又删,还是不假思索地一下子跳了出来。“有事吗?”吴江停了片刻,尽量用轻柔的口气问。我不敢开口,不知该说什么。

 暗中排练了多少遍的话,一听到他的声音,整个人就空了。“等会儿打给你,我挺忙的。”听不见我说话,吴江将电话挂了。

  空气顿时冷了,我搂住自己的肩膀,那一团凉气就缩进了心里。一分钟过去,一刻钟过去,半天过去了,一天过去了。 

  其实,吴江一挂电话我便懂得那是委婉的拒绝,敷衍的安慰。我只是痴心,只是自欺。什么是自取其辱?这就是。这么多年来,一直是。 他已厌倦了。我却不甘心。  也许只有借着醉酒的名义,才能将往事回忆。

  十一年前,我十八岁,读书读得艰难而绝望。成绩中下,再刻苦也如身临悬崖:考不上大学,只有到田地里帮父母耕种。

  课业压着,总是透不过气来。唯一的安慰是晚上听收音机放松一下神经。

  有一个晚上,随意调频中,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:“相信你自己,相信自己是那朵最美的花。”金属般的声音,充满了磁性。

  我听下去了,并感到安慰。那是一档心节目,主持人叫吴江。 几乎一下子就被吸引。他的博学,睿智,还有真诚。每个周六晚上的十一时,我躺在窄窄的小床上,等待那个声音出现。怀抱小小的收录机,像是抱着一个贴心的朋友。 很长一段时间里,那个声音成了我的慰藉。

  高三生活是暗无天日的,我认为自己够努力了,可成绩还是不尽人意。那种崩溃的感觉太恶怖了。无法忍受的时候,我写了一封信,给吴江,陌生又熟悉的偶像。

  英文作业本上撕下的一张纸,有浅浅的字母印痕在上面,还有我的哀怨,苦闷,绝望。

  忐忑中,他的信来了。笔迹干净俊朗,电台里的公用笺,正规的书信格式,最后是那句:“相信你自己,相信自己是最美的花。”    我宝贝似地捧着,每天拿出来看一遍,很快,背熟了。

  鬼使神差,我又写一封,以示谢意。他再回,除了鼓励还是鼓励。也不过是泛泛的大道理,但对我,却是滋养。我感到聪慧与快乐一起疯长。

  半年后,我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师范学院,成了我们学校炎热夏日里爆出的冷门。 人生拥有数不清的夜晚,留下记忆的有多少?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忘记合欢树下那个夜。

  临去省城读书的前一天,我换过马车乘汽车,到市中心时,夜幕已落。找到电台,才知道吴江正在工作。

  八月的合欢,开得正艳。我在树下,就那么站着。时钟敲过十二下,他的节目完成了。当看到几个人走出大楼,直觉中,里面有他。我急喊:“吴江。”    一个人回头,迟疑着。我知道是他了,狂喜,又喊了一声。他走过来,问:“你是谁?听众吗?”我来不及失望,激动地说:“我是尘雪啊。” 

 看不见他的神情。只听他“哎呀”一声,很吃惊。我这才觉出自己是如此的荒唐。“没别的意思,想来谢谢你。”我紧张得喘不过气来。那一刻,我是多么憎恨自己一口浓浓的乡村土话啊。“哦。你住哪?”    “同学家。我走了。”我快要哭出来了。“我送你吧?”他虽这么说,我却听出,那只是客气。

  “别,别,我走了。”泪已流进嘴里,咸,苦。 “再见啊。”    我逃也似地疾步走出电台的大门。没看清他的脸,月光下,他高高瘦瘦,一副眼镜。清晰的,是那融进血液的,好听的声音。

  这是我第一次远行,问了多少人才到这里,更没有什么同学。夜这么深,我能到哪里去?    门外的冬青丛里,我度过了十九岁的生日。

  十年间,我在爱着吴江的日子里尝尽了甜蜜与痛苦。

  大学四年,给他写过很多信,朦胧的少女情怀,不敢说爱,因为太自卑。只收到寥寥几封回信,珍爱地藏着。拒绝和男生恋爱,因为心里深爱着一个人,很幸福,连未来都不去想了。

  吴江结婚没有告诉我。我不难过,只是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。回到母校教学,和吴江的距离是一百公里。

  从十九岁生日见了他一面,再一面是七年后。

  又是一个镂骨铭心的夜。

  我必须要结婚,父亲去世了,母亲病重,她非要看我出嫁才安心。

  这一生,除了吴江,我谁也不想嫁。但身不由己。 是命中注定吧,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,冲动地写了一封长信,把什么全说了。浅浅深深的暗恋,密密麻麻的相思,心想:坦白了,便可以放下了吧。

  没想到,他竟然打电话找到了我。当听到他叫我名字的时候,被击中的感觉令我晕旋。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。他说:“对不起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心思,我一直拿你当小妹妹的……”    放下电话,看到同事奇怪的眼光,我才发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。他说想见我。我去了。

  我的第一次给了他。 

 我不后悔。

  二十六岁生日那天,我做了新娘。丈夫非常在乎我,但我不爱他。有了吴江,我无法再去爱别人。   

 又是三年。百味莫辨。

  一次,两次,十次。我赶很远的路,来见吴江。在他匆忙走下的宾馆。

  见了,肌肤的相亲里,汗水与汗水的味道不同。没有情话,连句问候仿佛也是多余。好似心有灵犀,匆匆赶赴这样一个约会就是为了肉体的纠缠。

  不要这个样子,不应该是这个样子,我心里无数次想对他说。这与我演绎了千万遍的场景相差太远了。

 但即使心里很难过,守着他却没有说,半句怨的话都不肯出口。只是,在回家的路上,一滴泪落下来,又一滴泪落下来。

  车子里吵闹脏乱,肢体上的累,心里的苦,晃着晃着,永无尽头。我觉得自己就像一片羽毛,飘不到遥远的地方,又落不下去。就那么浮在小小城市的上空,与灰尘一起,与喧嚣一起。    每次回来,丈夫都早早地等在车站。   

 他总看我脸色说话,全是问句:“事情办得怎样?”“你想在外面吃饭还是回家我做给你吃?” 

  他一直相信我的谎言。我知道自己多么无耻又多么无奈。我想:总有一天自己会遭报应的。最好一出门被汽车撞死,罪有应得的同时,也解脱了。 

  曾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,可在这份感情中,没了自尊。除了第一次,他再没主动打电话给我。往往是,我忍不住思念,给他电话,他说“你来吧”。我就去了。

  之后便恨自己轻贱,一次次发誓再也不见面。可还在回家的路上,又开始思念他了。我无数遍问自己:你离了他会死吗?答案是那么绝望:没有他,我死不了,可是,比死还难受。

  就这样,我时刻想听到他的声音,看到他的人影,贴近他,再贴近他……    好友曾对我这样说:感情的事要拾得起放得下。这样的道理我也懂,可偏偏清楚又理智地投入了。无法控制,不能自拔。

  就是这样,十年来,痴心想着一个人,爱着一个人,甚至连爱他什么都不知道。后来我想:也许,什么都不为,只为自己的心罢了。

  记得一篇文章里曾说:一颗心永远不等于另一颗心。是,是这样。无论我怎样爱他,他都觉得应该。

  他从来问过我的家庭,从未关心过我的工作,更没有问过我和他在一起的感受。他说自己是一个冷性情的人,我也以此原谅他并自我安慰。

  直到有次我对他说:“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与你在一起,为你做一切。”   他突然吃惊了,半天才说:“这个样子,不是挺好嘛?”    猛然间,我明白了。他不爱我,从未爱过。

  十年时光,明白一个早就存在的现实,面对自己的愚蠢,我笑出了眼泪。

  从那时起,他不再回应我的电话。知道他想什么,心里就有了轻视。纵然相思蚀骨,纵然爱到可以为他舍弃生命,也从未说出口。这样一份深沉的爱,他却不懂。   

  可惜。为他可惜,更为自己可惜。

  我曾对自己说:真正的爱情是没有条件的,而我仿佛也真正做到了。

 我没有要过他一分钱,没有向他要过婚姻,连他对我的漠视也容忍了。但在青春即将逝去的时候,才明白,自己认为无私的爱还是有条件的。

 那就是:我那么爱你,希望你也爱我,用你的真心。哪怕我爱你十分,你只爱我一分。

    可是,什么也没有。   

 我将远行。留在这个县城的,是近三十年的生活痕迹,无须多久,它会随着我的离开而消失。但对吴江的一段情,是刻在灵魂上的咒符,不知何时,便令我心智迷乱。

  永远也无法忘记,曾那么长久而卑微地爱,付出,然后,被忽略。这段时间,常想:自己追逐的是爱情吗?十年,见过十二次面,除了他的声音,他的身体,其他都那么陌生,却分分秒秒充满了相思爱恋,为了他,什么都愿意。想忘,忘不掉,也不能忘。

  知道吗?爱到绝望时,我竟想杀了他。如果他死了,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但我知道,自己是杀不了他的,因为一见到他,我就满心喜欢,什么怨恨也没了。他就像我的毒,戒不了的毒。

  昨天,读《张爱玲传》,一句话让我哽咽无语:“她遇见他,变得很低,低到尘埃里。尘埃里开出卑微的花。”    于是,我认命。

 也许,是我前的情,今生还债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